WELCOME

欢迎来到明達の實驗室,这里有三个议题:

1、如何在工作和生活中进行持久并有效的学习?又如何通过学习让我们的工作和生活变得更加美好

2、如何基于互联网快速解决工作和生活中遇到的问题,并在和用户不断互动的过程中持续优化?又如何让团队协同的过程中,不受时间和空间的限制

3、如何保持健康的身体,还有愉悦的心情?又如何将这份健康和愉悦,传递给家人和小伙伴们?

还有一个附加议题,就是去思考和实践,如何减缓人类(尤其是自己)毁灭地球的进程

用微信给联通手机号充值500,实际充值了5次100,这就造成了一个延时,全程花了24分钟。

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图书阅读率为58.4%,较2014年的58.0%上升了0.4个百分点,数字化阅读方式的接触率为64.0%,较2014年的58.1%上升了5.9个百分点,各媒介综合阅读率为79.6%,较2014年的78.6%上升了1.0个百分点。

2015年我国国民人均纸质图书阅读量为4.58本,报纸和期刊阅读量分别为54.76期(份)和4.91期(份),电子书阅读量为3.26本。与2014年相比,纸质图书和电子书阅读量略有上升,纸质报纸和期刊阅读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。

我国成年国民每天接触新兴媒介的时长整体上均有不同程度的提升,手机阅读接触时长增长显著,人均每天微信阅读时长为22.63分钟;传统媒介中,纸质图书阅读时长略有增加,报纸和期刊阅读时长有不同程度下降。

2015年我国成年国民上网率为70.0%,较2014年增加了4.2个百分点,通过手机上网的比例持续大幅增长。

我国成年国民对图书、期刊的价格承受能力与去年相比有所下降,电子书的价格承受能力与去年相比略有上升。手机阅读群体2015年手机阅读人均花费为11.19元,较2014年有所下降。

有数字化阅读行为的成年人中近九成为49周岁以下人群,纸质出版物阅读仍是近六成国民倾向的阅读方式。

超四成的成年国民认为自己的阅读数量较少,近七成的成年国民希望当地有关部门举办阅读活动。

0—17周岁未成年人图书阅读率为81.1%,较2014年显著上升,未成年人的人均图书阅读量为7.19本,较2014年减少了1.26本。

在0—8周岁有阅读行为的儿童家庭中,平时有陪孩子读书习惯的家庭占到87.1%,这些家庭中家长平均每天花费23.69分钟陪孩子读书。

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《第十三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》
http://cips.chinapublish.com.cn/kybm/cbyjs/cgzs/201604/t20160419_173544.html

你听到的,是其他人希望你听到的;你看到的,是其他人希望你看到的。

真相在这些事情背后。

斑兔便当初体验

斑兔
http://www.bantubento.com/

园区里有一家快餐店,叫做斑兔便当,斑兔就取自便当的英文bento,每次从旁边路过,都感觉是一家很高大上的店,里面不仅装修很漂亮,还有成套的茶具,也是因为太高大上,一直没“敢”进去体验。

今天是早上10点左右去的,前台有一个人,厨房两个人,果真是那种带透明玻璃的大大的厨房,但实际上做起吃得来,窗户上就会接上一层水雾,也啥都看不清楚。

我点了一份卤肉饭,21块钱。

饭盒里面用塑料片隔成了三个格子,一个是米饭,一个是卤肉汁,一个是水果。卤肉汁很好吃,但和米饭是分离的,有一个搭配的小勺,我估计撑了将近20勺才转移到米饭上。便当整个做的非常漂亮,五颜六色的,但是类似沙拉酱这种却直接浇在水果上,而且还是很甜的那种,对于不喜欢吃甜食的人,就有点自作主张了。

可能这个店主要是做外卖的,所以虽然可以堂食,也是用便当盒吃,餐具也都是塑料的餐具,这一点感觉有点浪费,当如果堂食的人少,考虑到产品的标准化,也是可以忽略的了。

这个店的噱头,是每点一个便当,他们会捐出1块钱来做公益,考虑到录入饭要21块钱,我只能说这个钱是强制用户来出的。饭盒和盒盖都是PP5做的,而且没有回收机制,这种一次性的消费,一方面用户承担成本,一方面回收付出的代价远远大于1块钱。

几个思考:

1、餐饮店的核心一定是食物,好看只是一个维度,味道好,营养健康也很重要。每个产品都有最核心的要素,但是长板长,短板也不能太短。

2、公益这个噱头,与其考虑怎么从用户上手拿钱,还不如考虑如何帮助用户省钱,或者帮助这个世界节省资源。从这个角度看,宜家和必胜客做的就很好。

3、价钱很重要,再好吃的东西,卖的价格超过了用户的心理预期,第一次消费都会变成最后一次消费。

4、如果我要做便当,我可能会在每个饭盒外面加一个二维码,上面列举了这个产品包含哪些食材,数量,产地,营养成分,甚至成本。让每个人都可以吃的明明白白。

扔书能唤醒大家的阅读习惯么

Books on the Underground
http://booksontheunderground.tumblr.com/

这是伦敦地铁上的一个活动,规则很简单,大家将自己最喜欢的一本书,加上一张纸条,留在地铁的座位上,就可以转赠给下一位陌生的有缘人阅读。当然大家在阅读完以后,可以选择让这本书继续采用同样的方式流转下去。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,都有很多名人带头参与了这个活动。

国内有一位朋友在广州地铁尝试的时候,跟踪关注了一整天,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,就是从早到晚,有四本书没有任何人去碰,更别说去看或者带走了。大家宁肯坐在书的边上,也不会去探究书的内容。

客观的说,这真的展示了中国人的一个很好的习惯,路不拾遗。放在座位上的书,一定是别人的,可能是遗落的,反正不是我的,只要我不碰,就跟我没有什么关系。也许大家心里还在想,这人怎么这样啊,地铁上人这么多,还拿一本书在这里占座,不管了,反正人没来,我先坐下吧。

更有一个观念的问题,大家完全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这个事情,所有的免费后面一定是有惊天的阴谋,是为了坑我更多钱的,所以大家的态度就变成了不相信,这也和社会上广泛存在的主动营销有关。

还有一个尴尬的问题,是需要市政来配合的,比如放了一天没有人拿走的书,到最后会去往哪里,是在第二天重新出现在地铁上,还是会被清扫大妈出手收走,最后扔掉?还有中国有很多投机取巧的人,也会到处去收集这些书,然后转手再卖掉,旧衣物的回收就出现过类似的事情。

从书籍的获取成本上来说,在广州和伦敦这种城市,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。到处都有书店,线上还有亚马逊,还有各种免费的阅读App。不知道看什么书也不大成立,中国有豆瓣读书,每个书店都有畅销书的推荐。而且书籍的购买成本,相对于广州这种城市的收入来说,不是一个主要的问题。

根节点在于大家没有读书的意识,改革开放这30多年来,很多人都关注短期的付出和回报,而对于读书这种长期才能见效的事情,在中国反而是那些处于高层的阶级才意识到其中的好处,越是需要改善生活的大众,反而无视。在这种情况下,可能就算是白给,大家也都会嫌占地方。

问题是有解的,在公共的入口位置,加上宣传和引导,让大家知道有这个活动存在,这个活动到底是做什么的,怎么操作,这样就可以迈开第一步。另外每一本书不能就那么孤立的放着,上面要有标识和引导说明,让大家将这些书和其他书区分开来,放心去拿。最后要有一个跟踪机制,将人和当时的阅读人关联起来,不是为了监督,而是为了促进大家的互动和交流,增加大家的参与感。

如果只是几个人参与,那么这个事情必然只是占据一时的新闻头条,只有更多的人参与进来,公共主体加以辅助,才能不断的引导大家的阅读习惯。而且从成本上来说,只是放一个二维码,让大家扫一下就可以阅读,不会更加有效一些么?